首页 >> 政策解读

互联网金融防骗手册:投资人沦为炮灰的六大套路

发布时间:2016-08-11 09:39:39   来源:   作者:处非办

庞氏骗局的玩法说穿了就是空手套白狼,用新投资人的钱支付老投资人的利息和收益,只要不断有“接盘侠”,就能一直维持繁荣的假象——这种花招绝不是空前绝后的,在麦道夫骗光这些顶级投资人180亿美元以前已有长达一个多世纪的历史,而如今又在国内的互联网金融领域衍生出种种“变形记”。

一、骗术关键词----不靠谱的高收益

超出常规的高收益永远是骗子们的不二法宝。据说在佛罗里达上流社会的高尔夫球场上,麦道夫的客户一边对投资长期稳定的高回报洋洋得意,一边也曾戏谑这个传奇人物,“这样高的回报,难道你在欺诈?”——在被卷走全部家当后,他们才发现这个玩笑一语成谶。

这个精明的犹太人深谙华尔街的投资心理,他为投资人设计的圈套是每月盈利1%~2%,不论外部环境如何变迁,都能稳收年息12%~24%,这让整个骗局维持了20年之久。事实上,国内目前曝光的问题平台收益也通常高于普通银行理财数倍。

高收益是骗子们打出的最有力王牌,也是针对入局者的攻心计。但稍有投资常识的人应该都知晓,即使是公认为“股神”的巴菲特过去40多年的年化收益率也不过20%,甚至有很多年份是跑输标准普尔指数的,个别年份投资收益更是负值。

超高收益的出现,要么使用了高杠杆,要么就是类似博彩那样的偶然概率。我国曾长期以基准贷款利率的四倍作为利率保护上限。而根据2015年8月最高法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二、骗术关键词------浮夸的名头、国际范儿的包装

在名字上埋有玄机混淆视听的手法并不稀奇,有些金融骗子喜欢在名字上大做文章,可以成为投资人去伪存真的第一道红线。早在2007年,乘着牛市的快车,“瑞士共同基金”悄然上线,来头更是惊人,自称是“全球最大基金”,与伦敦证券交易所、摩根大通等合作,由CHEVIOT家族成立于1948年,总部设于瑞士首都伯尔尼,协助全球投资者管理资金达90亿美元。

实际上,英国确实有一家名为QuilterCheviot的知名投资管理公司,但所谓“CHEVIOT家族”无从谈起。互联网销售模式使这家根本没在证监会备案的“野鸡基金”迅速聚拢了超过13亿元投资资金。

近几年,相同的逻辑还被应用于“香港VS投资基金网”“美国华尔街全球私募基金网”“纳斯达克全球投资网”等等,利用耳熟能详的国际元素获得投资者信任成为最简单粗暴的骗术,而中投、汇金、建银、瑞信等一流金融机构的名字也可能被“排列组合”,为互金平台增信,投资人应该深入查清公司真实的“基因”。


“投资人要注意不能轻信‘基金管理公司’的名头,如果是公募,应该拿得出证监会授权批准的业务资质,如果是私募,投资人有100万起投、净资产1000万以上等门槛。”一位资深互金行业从业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即使是中欧温顿,它的整个工商注册流程也是合法的,“基金”的名号并不一定能够背书。

三、骗术关键词------熟人传销、高返利游戏

有一个被银监会四度发文警示风险的外来互金平台“MMM互助金融社区”也是传销典型。其实早在1994年2月,俄罗斯人谢尔盖·马夫罗季就创办了MMM,注册资金仅为10万卢布(当时约合1000美元),因为利用传销的金字塔式投资返还方案吸引投资,后以诈骗入罪,刑满释放后却重操旧业并传入中国。平台宣称其线上产品日收益1%、月收益30%、年收益23倍,短时间内就俘获了大批投资人,仅两个吸金账户就累计非法集资3.23亿元。


而MMM并没有任何实际产品,不对接任何产业,不产生任何现金流,仅通过设立推荐奖、管理奖的方式发展下线,拉亲朋好友入伙。这个暗箱般运作的平台此前已经多次崩盘冻结,由于在国内没有注册实体,服务器安置在国外,公安机关甚至无从介入调查。


值得一提的是,高返利游戏也成为非法集资的套路之一。一些问题平台通常打着金融创新的旗号,使出眼花缭乱的返利花招,利用循环消费、消费返还、网络加盟和消费增值等名目众多的“马甲”和复杂的返利算法来迷惑投资人,本质都是给出超乎寻常的返利比例。

四、骗术关键词----“黑盒子”操作、铺天盖地的广告

投资一笔钱,至少应该了解钱的去向,这个最简单的投资逻辑,却在互联网金融的骗局中被反复颠覆。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观察,无一例外地,问题平台都说不清楚资金的最终去向,理财产品信息模糊,债权投资方向含混。


即使是美国金融史上最老到的骗子麦道夫,同样是宣称其投资资金可以在平台上自动错配,投资人只是抱着“稳定的长期收益”,始终搞不清楚借款人是谁,对方又如何计划归还本息,更别提对项目风险作出理性评估了。

而这些“黑盒子”理财产品的背后,很可能是互金平台自设了资金池,这已经触犯了监管底线。央行等十部委联合印发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中就明确了P2P网络借贷机构的信息中介性质,禁止平台设立资金池。

之所以明文禁止,是因为一旦有了资金池,所有风险就系于互金平台一身,平台自己变成了类似银行和保险公司的模式,将投资者的资金先汇集到平台运营商的账户,再拿这笔钱来匹配项目。一方面,由于平台对这些资金拥有了控制权,一旦经营不善导致资金链断裂,平台就可能关闭或停业;另一方面,平台也可以利用资金池来垫付逾期项目或代偿坏账,达到掩护跑路行为的目的。

但因为投资人对资金实际投向缺少把握,资金池模式极易被问题平台钻空子。此前里外贷和上咸bank都由山东商人操盘,平台上的价款却悉数投入其名下房地产企业,两者非法自融超过10亿元,最后爆发提现危机,炸响了2015年的首个行业惊雷。

根据行业资深人士的总结,投资资金进出账通过公司账户、资金流转经过第三方支付平台或银行、借款协议与平台借款人合一、活期产品对接基金公司货币基金等特征都能降低平台私设资金池的概率。


一些已经曝光的庞氏骗局中,平台控制人除了拿一部分新资金填补利息窟窿外,还用于大量投放广告或者找明星来站台,营造财大气粗、平台资金运作良好、投资丰厚的假象,殊不知剩下资金已经全部转移境外或他人名下。

五、骗术关键词-------超豪华写字楼、超偏远办公地

P2P网贷是互金行业踩雷的重灾区,想慎重判断平台是否可靠,需要综合调查大量基础信息,而所有受骗的投资人都是在高回报的诱惑下,一知半解地入局。这些基础信息包括平台是否通过ICP备案,是否将财务信息、法定代表人、注册地址等内容显示在官网上等等。

而在亲临办公地址后,投资人将面临着一场识别能力的考验,因为呈现在他们面前的很可能是截然相反的两种状况,但相同点在于两种极端状况都呈现出眼前这个互金平台的疑点。

一种状况是,纯诈骗平台往往采用虚假信息,比如注册信息、合作公司、管理团队履历、办公地址照片等多处造假,甚至有些诈骗平台网站页面都是直接复制过来的,绝大多数纯诈骗平台也没有实际办公场所,为了防止出借人实地考察,这些诈骗平台在网上公布的办公地址都异常偏远。

另一种状况也密集出现在问题平台上。一些P2P和股权众筹公司专门针对年轻投资人的心理,将门面装点得格外豪华。对于拥有一定经济实力、对投资理财有热情、专业知识约等于零的70后、80后甚至90后投资人来说,核心商圈的高档写字楼就相当具有说服力。

事实上,建立网贷平台极为简单,只需要购买或租用服务器建立一个网络平台,花2000元购买网页模板即可大功告成,办公场地作为投资人可以直观判断的重要依据还是值得一游,但建议各种基础信息综合分析。

比如一家经常变更注册地的平台却同时在CBD拥有奢侈办公场地,就会显得反常;再比如一家平台既在不惜成本地烧钱打广告,又出入高档写字楼,便需要分析其实际的盈利能力。对于身上兼具几个“骗术关键词”的平台,则更应谨慎对待。

六、骗术关键词-----“秒标”、饥饿营销

另一个特别值得引起关注的平台疑点是“秒标”现象。依然是在“重灾区”P2P网贷平台上,《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为了招揽人气,有时会发放高收益、超短期限的秒标,具体的行骗方法就是通过网站虚构一笔借款,由投资者竞标并打款,网站在满标后很快连本带息还款。

这种方式将虚增交易量和虚降坏账风险,误导投资人,并且在短期内吸收大量资金,却不进行冻结,存在金融诈骗的风险。由于秒标的标的不产生实际价值,极易被用来堆砌庞氏骗局。

因为根本不可能产生真实的价值和效益,所以秒标现象风险大增。


据记者了解,秒标往往造成饥饿营销的假象,骗子“装修”完一个网贷平台后,制作一套假公司证件或套用其他公司证件,再凭此注册一个域名并与第三方支付平台合作,接着就给网友秒标的利诱,待投资者上钩后将资金打入网站在第三方平台的个人账户中,最后将资金提取出来直接跑路。

与行业动态的结合也能成为判断依据。2015年全国房地产市场低迷,而有做房地产业务的平台却突然在一段时间内资金量飙升,可判断其可能挪用资金。

另有平台一段时间内投资人数与交易额出现反方向的变化,那就有可能存在数据造假。而连续一段时间,投资人数和交易额下降过快,他则认为可能是投资人预感到风险,正在快速地撤资。

尽管甄别平台的方法确实复杂,但互联网金融平台犯罪的经侦难度极大,一旦平台坍塌,投资人极大可能血本无归,必须充分理性地投前调查。据经侦办案人士对记者解释,许多问题平台甚至聘请专业技术人员负责网站框架工程设计和数据管理维护,定期销毁、清洗企业交易记录、人员架构、信息通讯等关键信息,或者依托外省甚至外国的网站服务器。还有犯罪组织主要头目身居国外,利用网络即时通信工具指挥国内人员从事犯罪活动,或者将受害人资金转移至境外洗钱消费,增加了侦查机关从源头上摧毁打击犯罪网络的难度。